星火論文網,覆蓋經濟、管理、教育、醫學、建筑、藝術等700余專業30余萬篇碩士畢業論文和職稱論文免費參考!

關于倫理學的碩士論文范文(推薦兩篇)

所屬欄目:倫理學論文 發布日期:2019-04-24 09:04:21 論文作者:佚名

關于倫理學的碩士論文范文第一篇

論文題目:伊壁鳩魯快樂主義倫理學對當代大學生的啟示

摘要:快樂指的是人類身體以及精神上的愉悅體驗,是幸福感的外化;從古至今,人們總是在孜孜不倦的追求快樂并且想要一直擁有快樂。快樂也是古希臘哲學家伊壁鳩魯倫理觀研究的一個重要范疇,其以此為基點構建了系統的快樂主義倫理思想體系,將人生的快樂總結為身體上的享受和精神上的愉悅。本文旨在闡述伊壁鳩魯快樂主義倫理學的內涵和意義,進而論證其思想對于當代大學生能夠發揮怎樣的積極作用。

關鍵詞:伊壁鳩魯? ?快樂主義倫理學? ?快樂? ?大學生

無論古今中外,快樂都是人們孜孜以求的人生體驗。作為古希臘的一名實踐哲學家,伊壁鳩魯曾以快樂為出發點,建構了一套較為完整的倫理學體系,即“快樂主義倫理學”;其系統闡述了快樂與善、快樂與希臘四美以及快樂與社會正義的關系,等等。時至今日,我們仍然能夠從中汲取積極的理論養分,用以指導我們構建和諧的人際關系,促進自身的發展與進步。

一、伊壁鳩魯快樂主義倫理學產生的時代背景

伊壁鳩魯(前341-前270年)生于薩莫斯島,其青少年時期曾涉獵德謨克利特的學說,并且對柏拉圖和亞里士多德的哲學思想也有所承繼。伊壁鳩魯最為人所稱道的就是其創立的“花園”,在這所學校里,伊壁鳩魯不分性別、不分種族,向各位慕名而來的學生傳授自己對于生活和快樂的真知灼見。

伊壁鳩魯所處的時代是一個巨變年代,其時希臘各城邦正與馬其頓爭取主權,人們原有的美好生活被戰爭打破,乃至顛沛流離,此時與大眾息息相關的問題就是如何生活,如何超越戰亂帶來的痛苦,伊壁鳩魯的快樂倫理學正是在這樣的背景下應運而生。

二、伊壁鳩魯快樂主義倫理學的主要觀點

伊壁鳩魯主要從以下五個方面解釋了快樂的深刻含義:

(一)快樂與善的關系

伊壁鳩魯主張快樂本身就是善,因此快樂也即是生活所追求的目的。伊壁鳩魯曾言:“快樂幸福生活的開始和目的,因為我們認為辛福生活是我們天生最高的善,我們的一切取舍都從快樂出發,我們的最高目的乃是得到快樂,而以感觸為標準來判斷一切的善”。既然快樂本身就是善,人們理應去主動尋求和享受人間的快樂;但伊壁鳩魯同時強調快樂絕非是專門追求物質的滿足和感官的享受,更絕非是沉溺于平庸和奢靡的享樂主義,而是通過控制和減少內心不必要的欲望從而獲得的精神寧靜。

(二)快樂是靜態與動態的統一

伊壁鳩魯認為快樂具有兩種形態,一是來自于身體上的動態快樂,一是來自于精神上的靜態快樂。雖然快樂常常被人們體驗為靜態與動態的統一,但是靜態的精神快樂價值遠高于動態的肉體快樂,因為動態快樂給人們帶來的只是短暫的歡娛,并且這種歡娛時強時弱,只有靜態快樂能給人們帶來持久穩定的幸福。因此靜態快樂才是一種完美的快樂,人們不應只陷入動態快樂便停滯不前,而應進一步通過節制欲望謀求靜態快樂。

(三)快樂是一個發展過程

伊壁鳩魯認為對快樂的追求是一個發展的過程。快樂的最高境界是肉體上完全無痛苦和精神上完全無紛擾,但伊壁鳩魯認為這樣的境界實際上難以企及,因為如果能達到這樣的層次,我們便不再需要任何東西,這樣與神無異,但我們畢竟不可能成神。所以人們追求的快樂應該是一個漸進的過程,首先是動態的,在滿足一定的生活所需之后,再去追求靜態的愉悅,而且要注重把握尺度,既不能只沉溺于身體上的動態快樂追求享樂,也不使自己陷入盲目的靜態快樂而脫離現實。

(四)快樂與古希臘傳統四美德的關系

伊壁鳩魯以快樂為核心把古希臘傳統的四美德——愛智、公正、節制、勇敢,納入了其倫理體系,認為“各種美德都與愉快的生活共存,愉快的生活是不能與各種美德分開的”,由此美德就變成了人們借以達到快樂的手段。

人們憑借智慧美德可以接近快樂、達到快樂、擁有快樂,尤其是有助于獲得長久的、心靈上的靜態快樂。而公正美德能夠保證人的安全,從而使人過上寧靜平安的生活,只有保持公正,才能營造安定和諧的社會氛圍,減少個人矛盾的發生,為人們追求快樂創造良好環境。節制美德是追求持久的靜態快樂不可或缺的要素,因為一個人如果不能節制自己的欲望,就只會止步于短暫的動態快樂,所以伊壁鳩魯非常強調人們應該努力克制那些非必要的欲望。勇敢美德有助于幫助人們直面生活的艱辛與磨難,并且積極的去打破枷鎖的束縛,最大限度減少自身為不良情緒所困,從而獲取快樂。

(五)快樂與友誼及社會正義的關系

伊壁鳩魯以個人的快樂為基點,進而將其推廣到人與人之間的友誼和社會的公平正義問題。由于人總是要和其他人進行社會交往,所以伊壁鳩魯非常看重友誼,認為其是獲得幸福的一個有效工具,因為友誼可以給人帶來一種安全感,繼而能幫助人們擺脫心靈上的孤獨獲得快樂。此外,個人獲得快樂的前提不能將個人的快樂幸福建立在別人的痛苦之上,這就要求人們要公平正義的待人接物,這樣才能和諧共處,就會減少矛盾的產生,讓大家都能接近并獲得快樂。

三、伊壁鳩魯快樂主義倫理學的現實意義

必須承認,伊壁鳩魯的快樂主義倫理學絕非平庸的享樂主義,而是一種類似于“非淡泊無以明志,非寧靜無以致遠”的人生境界。作為當代的大學生,學習伊壁鳩魯的一些積極思想,可以幫助我們在現代社會中有效規避拜金主義和享樂主義的錯誤思潮。

現代社會中由于物質資料越來越豐富,導致一些人、尤其是思想尚未成熟的大學生容易陷入追求物質快樂的怪圈,長此以往,便容易失去自我節制的能力,導致私欲膨脹難以自拔。單純的物質快樂只能提供暫時的歡娛,大學生群體作為祖國未來的希望,一定要學會審慎分辨快樂的真諦,對欲望加以合理的節制,這樣才能在面對挫折時保持心境平和、在為人處世時學會與人為善,從而去追求美好而辛福的生活。

(一)快樂的選擇

由于崗位和身份的不同,人們所體驗到的快樂也就不盡相同。例如在軍人眼里,快樂就是更好地保家衛國,守護人民的幸福生活;而在醫生眼里,快樂就是能看到每一位患者獲得健康……對當代大學生而言,快樂同樣是多樣的,這時就要學會審慎的選擇,在正確價值觀的引導下盡可能去追求穩定長久的快樂。像是北京大學2012級的女生宋璽,在面對人生發展道路的抉擇時選擇了更為艱辛的投筆從戎;2018年5月,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到北京大學考察,宋璽作為學生代表發言并分享了她的軍旅生涯,面對著習總書記和全校師生莊嚴許下承諾——“爭做擔當民族復興大任的時代新人”!宋璽的事例說明,大學生在面臨選擇時,應明確身負的能力與責任,盡可能選擇既能幫助自己個人進步,也有助于社會發展和國家富強的路徑去實現抱負,追求價值實現的快樂。

(二)快樂的本質

在當今這個信息化時代,網絡上有太多可以輕松獲取的娛樂信息能夠給人帶來各種歡娛,像是一些大學生就會沉迷于網絡游戲無法自拔,以至荒廢學業。這種情況說明其并未看清快樂的本質,從而陷入了虛假的快樂之中。

為了認清快樂的本質,我們可以參考伊壁鳩魯所倡導的古希臘四美德,即愛智、公正、節制和勇敢。快樂的本質不在于放縱,而是在于自我修養的提升,作為大學生,可將這四種美德內化于心并外化于行,去幫助自身體驗真正的快樂。例如愛智有助于培養孜孜不倦的學習習慣,節制有助于擺脫對物欲的沉迷,公正有助于自覺踐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勇敢有助于培養果敢堅毅的優良品質,等等。只有明確何為真正的快樂,我們才不至于在追求快樂的過程中誤入歧途。

(三)快樂的傳遞

一個人擁有的快樂只是“獨樂”,但如果能夠將快樂傳遞給別人,就可以實現更有意義的“眾樂”。傳遞快樂也是在傳遞正能量,而且快樂的分享不但不會減少個人的快樂,還可以使快樂增值;但需要注意的是,我們在傳遞快樂的過程中要注意傳遞的時機和方式方法。作為年輕有活力的大學生,更應承擔起傳遞快樂的責任,將和諧社會的建設作為自己的人生追求和價值信仰。

四、結語

伊壁鳩魯快樂主義倫理學從實質上來說是一種自然主義倫理學,其并非庸俗的享樂主義,因此在現代社會仍然能夠給予我們有利的啟示和引導。學習伊壁鳩魯快樂主義倫理學中的積極思想,有助于當代大學生更好的界定人生理想,也有助于構建良好的人際關系與和諧社會。

參考文獻:

[1]全增嘏主編。西方哲學史[M].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1983:231-232.

[2]林柯言。論伊壁鳩魯的快樂主義思想及現代價值[J].北方文學(下旬),2017,(06)。

[3]侯鴻勛,姚介厚。西方著名哲學家評傳續編[M].濟南:山東人民出版社,1987:51-52.

關于倫理學的碩士論文范文第二篇

論文題目:《我彌留之際》的當代女性主義倫理學解讀

摘要:本文分析了福克納《我彌留之際》里的本德侖一家的女兒杜威·德爾的女性形象,從母親和女人的雙重角度指出杜威·德爾主體性的喪失。借助伊利加蕾的當代女性主義倫理學視角,本文進一步發現杜威·德爾女性主體性的缺失是與母親艾迪缺乏溝通交流的結果。通過對小說中病態的母女關系的呈現,福克納實現了對女性文化的思考以及父權制社會的批判。

關鍵詞:女性主體性 母女關系 伊利加蕾 《我彌留之際》

一、女性主體性的喪失

關于“主體性”,所羅門是這樣定義的:“一個由個人經歷、理解以及期待等因素組成的集合體”。(Solomon,900) 因此,主體性不僅是個體間相互區別的重要標志,而且是維持一個特定社會群體內部獨特要素的重要組成部分。著名的法國哲學家及當代女性主義理論家伊利加蕾認為,在菲勒斯中心主義統治下的父權社會中的女性主體性已消失殆盡,女性不得不以父權社會的“象征秩序”來定義自己,以男性的話語來言說自己。女性淪為社會的客體,成為男性的反映。

《我彌留之際》中的杜威·德爾便是這樣一個喪失了主體性的女性。她的主體性是由她作為母親以及作為女人的雙重身份所決定的。作為一名母親,腹中胎兒絲毫沒有為她帶來初為人母的喜悅,反而是沉重的負擔。為了不讓別人發現她孩子的存在,她希望借助打胎這一手段來恢復往日生活的平靜。隨著時間的推移,這種強烈的愿望逐步演變成了神經質般的內心執念,使得杜威·德爾為了達成目標而不擇手段。她一再催促父親安斯進城,容不得旅途有半點停頓;她視她那能看透一切的哥哥達爾為眼中釘肉中刺,因此當機會出現時,“她像只夜貓似的朝達爾撲去”。母親的角色對她而言沒有任何的意義,她在乎的是家人乃至整個社會對她的議論和判斷。

作為一個女人,杜威·德爾展現出了對異性的輕信和盲從,卻從來不清楚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她對于情人的回應,只不過是“本能地反應,不加選擇地享受前戲和性交罷了”。(Kinney,174) 實際上,她從來沒有把未婚先孕當成自主選擇造成的后果,因而也不用對其負什么責任;同樣的,孩子的父親萊夫也不用為此事負責,加之她對萊夫過分癡迷,使得她第一時間接受了情人打胎的建議和相關費用——“一張十塊的票子”。她對萊夫的話深信不疑,以至于她堅信在藥房可以買到她想要的打胎藥。她的判斷力進一步變得模糊而脆弱,成為了有心人利用的目標。在《我彌留之際》的最后,她不僅被藥房伙計麥高恩欺騙喝下松節油,還被其以墮胎為由與自己發生性關系。女性個體的獨特身份并未給杜威·德爾帶來歸屬感和認同感,因此她意識不到作為一個獨立的女性個體所具備的真正的價值。她以男性的價值體系來約束和規范自己,最終只能“落入為(男性)主體自戀服務的體系或意義的陷阱”,成為男性隨意控制和利用的工具。

二、女性主體性與母女主體間性關系的建構

伊利加蕾指出,女兒主體性的喪失源于“母親”一方的缺失。她認為只有重新建立女性世系,創建一套屬于女性自己的話語體系,才能建立母女主體間性的關系,即一種母女雙方互為主體的關系。令伊利加蕾感到痛心的是,“母親”在我們的文化中早已被扼殺,以致沒有女性文化可言,女兒因此被迫轉向父親。但在父權制的象征秩序中女兒的意愿注定得不到言說,她的人格是由她作為男人的反映或者說是一種被想象和思考的地位所決定的,最終只能淪為一名“他者”,毫無主體性可言。

在伊利加蕾的理論里,重建女性世系是找回女性主體性的重要一步,因為這有利于恢復女性文化,有助于母親保證“她的女兒們形成女孩兒的身份”(Irigaray, 1993:50),更加明白關系到女人解放的事。而建立女性世系的關鍵則在于母女間的有效溝通。但在《我彌留之際》里,“母女之間沒有對過話”(Irigaray,1981:67) 恰好是擺在艾迪和杜威·德爾面前的難題。一方面,作為母親的艾迪為擺脫父親的“活在世上的理由僅僅是為長久的死亡做準備”的悲觀思想的影響努力尋求生存的意義。她親身實踐著“言行不一致”的懷疑論,用“沉重地在地上爬行,緊貼著地面”的行動把她的家人團結在一起。面對安斯的欺騙和情欲的呼喚,她冒天下之大不韙與惠特菲爾德牧師發生婚外情并生下朱厄爾,即便死后也要給予她的家人一次“水與火”的試煉。另一方面,作為女兒的杜威·德爾則對情夫言聽計從,把新生命當成兒戲,最后竟墮入了另一個男人的甜蜜陷阱,仿佛是命運的詛咒。充滿了蓬勃生命力的母親和喪失了主體性的女兒形成了鮮明對比。縱觀《我彌留之際》,杜威·德爾悲劇的直接導火索是母親艾迪單方面的拒絕,是艾迪一方信息的絕對中斷。這使得杜威·德爾不僅無法獲得完整獨立的女性人格,就連在面對女性特有的難題時也不知從何下手。

在《我彌留之際》里,早已被母親“拋棄”的杜威·德爾對母親并無太多的感情,母親的過世在她眼里不僅不是一件壞事,反而是一件“好事”,因為這給予了她一次進城把孩子流掉的絕佳機會。“她撲在艾迪·本德侖的膝蓋上,抱緊她,使出年輕人的力氣拼命地搖晃她”,為的是確定母親已不在人世,好早點實施其蓄謀已久的墮胎計劃。即便在艾迪彌留之際,她心里想的還是她最愛的卡什和朱厄爾,否則杜威·德爾也不會實在無人訴說而去找一頭母牛訴苦:“你還得等一會兒喲。你奶子里的和我肚子里的一比,就根本算不得一回事了,雖說你也是個雌的。”但她試圖從母牛身上獲取間接的身份認同終究是徒勞的,因為沒有人會比作為過來人的母親更懂得在面對這一階段的女性問題時應該如何解決。對于她肚子里的孩子,她坦白地說道:“我不知道它是什么”。最后,她只能聽從萊夫的建議把孩子流掉,這似乎成為了她唯一的選擇。杜威·德爾對母親的冷漠以及對女性基本知識的匱乏都從側面反映出了她與母親艾迪之間存在的嚴重的溝通障礙。這一障礙切斷了杜威·德爾的群體身份認同來源,阻礙了杜威·德爾獨立型人格的養成。

三、結語

福克納在《我彌留之際》里向讀者塑造了杜威·德爾這一失落的喪失了主體性的女性形象。她以直覺作為最終判斷,以異性話語作為她的價值取向,既失去了作為一名母親的資格,也失去了作為一個女人的獨立人格。伊利加蕾讓我們看到,女兒喪失主體性的背后是母女間性關系的缺失,是以母親為代表的女性文化的崩塌。母女間的溝通是重建這一女性世系的關鍵,但小說里的母親卻單方面把這一交流渠道阻斷,最終只留下了在黑暗的大地中孤立無援的女兒。作為當代的一個不容忽視的倫理問題,福克納在此旨在喚起人們對母女關系以及女性文化的必要反思。

參考文獻:

[1]Kinney,Arthur F.Faulkner’s Narrative Poetics:Style as Vision[M].Amherst:University of Massachusetts Press,1978.

[2]Irigaray,Luce.And the One Doesn’t Stir Without the Other[M].Trans.Hélène Vivienne Wenzel .New York and London:Routldge,2007.

[3]Irigaray,Luce.Je,Tu,Nous:Toward a Culture of Difference[M].Trans.Alison Martin.New York and London:Routldge,2007.

[4]Solomon,R.C."Subjectivity."The Oxford Companion to Philosophy[M].Oxford:Oxford University Press,2005.

[5]福克納。我彌留之際[M].李文俊譯。北京:北京燕山出版社,2016.

文章標題:關于倫理學的碩士論文范文(推薦兩篇)

文章地址:http://www.zxqutr.tw/lunlixuelunwen/117991.html

27926090 13943037437
打字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