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火論文網,覆蓋經濟、管理、教育、醫學、建筑、藝術等700余專業30余萬篇碩士畢業論文和職稱論文免費參考!

馬克·夏加爾繪畫構圖研究

所屬欄目:美術教育論文 發布日期:2019-05-31 10:09:55 論文作者:佚名

王未

摘 要:馬克·夏加爾是一位受到現代派藝術影響的畫家,具有自己獨特的繪畫風格。文章從夏加爾作品中的獨特視角出發,對畫面的構圖進行研究。此外,筆者還從作品的造型和色彩來討論夏加爾畫面構圖的整體性。

關鍵詞:構圖 視角 造型 色彩 整體性

夏加爾出生在一個俄國猶太人家庭里,猶太人對宗教文化的信仰為他以后的繪畫提供了極大的靈感。夏加爾在學校里展現了他繪畫的天賦,在巴黎的藝術圈里,他結識了和他一樣富有熱情的藝術家,這樣的環境使他的畫面擁有更為浪漫的色彩,想法也變得獨特。若不理解夏加爾作品的真正意義,那么畫面便會雜亂無章且毫無邏輯。反之便可以發現他作品中的構圖另有其獨特的味道——畫家用另一種眼光去看世界,用異于他人的思路去暢想,從而會有與常人不同的繪畫方式。

“構圖”在繪畫中有著舉足輕重的作用,無論是中國還是西方藝術家都非常重視畫面構圖。有的時候,藝術家為了把自己看到的畫面更好地表現出來,會采取多種構成形式和審美規則來進行處理物體與物體之間的關系,將單個、局部與畫面的不完整的部分有效地銜接在一起,組成一個具有完整性的畫面。但是不同的藝術家都會有不同的眼光,他們會從不同的角度去看待事物,夏加爾就是這樣一位擁有獨特視角,并且能將畫面的整體性完美呈現出來的畫家。

一、夏加爾構圖的獨特視角

視角一詞顧名思義就是看待問題的角度,而一幅好的作品的切入點就是它的繪畫視角。每個畫家的視角都是不同的,生活經歷也會給畫家帶來不一樣的創作視角。在夏加爾作品中,總帶有一些民族文化的氣息,并且夾雜著濃厚的宗教色彩和質樸的俄羅斯民間繪畫風格。夏加爾就以他日常的生活為題材,在他自己熟悉的題材下,以樸實的技法,避開了同類型題材的傳統繪畫的那種固定而平穩的敘述性繪畫方式而是采取了獨特的視點進行描繪。有時候普通的事件或物象在他的筆下卻變得異常的獨特。如婚姻、死亡、新娘、戀人等題材通過截取式的構圖,讓它們互相關聯,讓觀者不知不覺進入畫面去感受,去體會。

從夏加爾的作品《我與村莊》中(如圖一),我們就會發現很多奇奇怪怪的場景。這幅畫描繪的是在他記憶深處的故鄉——維臺普斯克。在這張畫中我們已看不到傳統的構圖規則了,畫面運用立體主義的方式,塑造了一個現實以外、充滿想象的世界。畫面中出現的人物形象、動物、近景的花樹、遠處的村莊等,都是畫家記憶中最質樸的家鄉印象。但在畫面中畫家一反常規,將場景安排非常的大膽,完全不符合理性的邏輯:正常情況下,遠景中的房子方向應該是一致的,但是夏加爾將畫面中的教堂、房屋縮小,有的倒置,有的正立。畫面中上部的人物設置也很獨特——一個扛著鐮刀的男人與一個女人,按照常理來說,女人的安排應該與男人一樣,但夏加爾筆下的女人卻是一種倒立的狀態。除此以外,夏加爾還運用了畫面重疊的手法,將畫面左側的小羊的臉上疊加了一個婦女擠牛奶的畫面。更奇特的是夏加爾筆下的形象的大小比例十分的懸殊、轉接變化也十分突然。畫面中近景的花樹、遠處的房子、右邊男孩以及其對面的小羊將畫面分割成一個類似于字母“X”的形狀。畫面擺脫了以往古典的透視法的束縛,以一種新的構圖方式,將生活場景表現到作品中,按照夏加爾自己的話說就是“一種不合邏輯的形象”。他還說過:“什么樣的畫都可以,請把它倒過來看看,這樣才可以了解其真實的價值。”藝術家們往往有許多新奇的想法,有時觀者無法理解,這或許就是畫家心之所想的最真實的傳達。不管是《我與村莊》,還是夏加爾其他的作品《生日》(圖二)、《大提琴家》(圖三)等都是采用了獨特的視角與構圖,把一切正常的事物、情節打破并融合,用充滿幻想畫面來展現出畫家對視角和作品價值的解讀。

二、夏加爾構圖對畫面整體性的影響

構圖形式美是決定一幅好的繪畫作品的前提條件。想要到達形式美,首先要看構圖的整體美。構圖在繪畫中占主導地位,無論是物體的造型、色彩,還是兩者之間的聯系,都是由構圖進行整合統一。康定斯基認為一幅畫中構圖最為重要——“形象和色彩的美,就其本身來說,并無充實的意義”,而“‘構圖一詞,在精神上感動了我,畫‘構圖就成為我生活的目的。這個詞兒像祈禱文一樣影響著我,使我充滿敬畏之情”。從中我們可以得出一個結論——正是因為構圖,形象和色彩才具有了價值。而在夏加爾的繪畫中,正是由于獨特的構圖,影響著畫面的造型與色彩,三者的統一才能營造一個美的整體視覺感。

1.構圖對造型的影響

構圖的基本原則講究的是均衡與對稱以及對比的運用。均衡和對稱是構圖的基礎,在夏加爾的作品構圖中,我們很容易就能發現,畫面中的造型雖夸張卻不失均衡,穩定性極佳。在這里,畫家所采用的構圖方式給他帶來了極大的創作空間。夏加爾喜歡在作品中安排各種奇特的畫面——顛倒的房子、人物、幾何化的圖像的相互穿插等等,按常理來說,這些事物的表現似乎會使畫面失去均衡,但是畫家通過夸張主體物的造型對畫面進行統一,貌似的不均衡得到了平衡,構圖的整體性也得而體現。

在《我與村莊》(圖一)這幅作品中,用正常的眼光看,畫面的視平線處于在畫面的頂部,但是由于房屋、人物的比例都比較小,且上下顛倒,一上一下的房屋、人物,如果畫面結構處理不當,就會顯得頭重腳輕,而為了不失平衡,畫面左側的羊與右側的男孩,在造型時采用了夸張的手法,相對于房屋與上方的人物,比例放大了很多,這樣的處理使得畫面立刻和諧起來。系統地觀看夏加爾作品,很難找到遵循古典的畫法。他自由地處理畫面中的敘事情節,由不合比例,重疊,倒置,穿插等組成的畫面,雖然物象發生了不可思議的變化,換句話說,就是讓人覺得有點合邏輯改變,但是畫面中卻充滿了一種夢幻和抒情,它使人超越現實的塵世,步入童話般綺麗的心靈境界。

2.構圖對色彩的影響

夏加爾一生經過許多的變革、參加過許多流派,他筆下的構圖也不斷變化,色彩也逐漸變化。他的作品大多采用了色彩分割畫面的構圖方法,紅、黃、藍、綠這四種顏色經常出現在畫面中,這些顏色的組合,形成一種奇怪的夢幻般的圖案。細細品讀,這就是受了構圖的影響,在他畫面中很多采用的是立體主義的空間構成的構圖形式。

在《我與村莊》(圖一)的畫面中,夏加爾利用了類似“X”的交叉構圖方式,將幾何的圖案、遠處顛倒的房子、男子的形象與小羊的形象組合在一起,原本看上去矛盾的形象和諧起來,而這時候,色彩起到了一個畫龍點睛的作用。畫家用亮麗的紅色、藍色、綠色、黃色等明快的色彩,在畫面特殊的構圖下,顏色的沖擊,使畫面更完整、更夢幻。如畫面右側綠色的側面男人形象與男子眼前想象中的家鄉、對面的小羊、羊的頭部一個擠牛奶的婦女與羊的嘴唇下一棵開花的樹,這一切都被圓形的分割線融合在一起,這些表現技巧受到了立體主義的影響下。而這些主觀的色彩,幻化成夢境般的世界。夏加爾善于利用鮮艷的顏色進行填充畫面,而正是因為這鮮明的色彩才能使構圖更加飽滿,畫家心中對故鄉的深情與柔軟才能更好地體現。

結語

“構圖”是決定一幅繪畫作品的是否成功的因素之一。藝術創作并不是要將現實生活中的真實形象原封不動展示給觀者,而是需要畫家遵守自己風格,對所見到的這些的生活中的素材進行截取,加工改造。觀望夏加爾各個表現階段的作品,不難發現雖然其構圖方式在不停地變換,但非常的自由靈活、無拘無束,形象分布在畫面的各個角落,畫面更加具體完整。作品中所充滿的非現實的幻象,這是屬于夏加爾的個人寫真。

參考文獻:

[1]夏加爾,陳訓明譯。我的畫就是我的記憶[M].金城出版社,2012.

[2]方華。夏加爾與莫迪里阿尼[M].山東:山東美術出版社,2005.

[3]趙菲。流浪者的家園——對于夏加爾繪畫主題視角的解讀[D].山東:山東建筑大學碩士論文,2013.

[4]李元成。構圖在繪畫中的地位[J].上海藝術家,2011(2)。

文章標題:馬克·夏加爾繪畫構圖研究

文章地址:http://www.zxqutr.tw/meishujiaoyulunwen/118330.html

27926090 13943037437
打字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