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火論文網,覆蓋經濟、管理、教育、醫學、建筑、藝術等700余專業30余萬篇碩士畢業論文和職稱論文免費參考!

中國傳統戎裝中的色彩功能研究

所屬欄目:美學論文 發布日期:2019-05-31 10:02:04 論文作者:佚名

劉一品

摘 要:本文基于服飾軍事學理論,深入探討了色彩在中國傳統戎裝視覺形態中發揮的縱向標示、橫向標示、敵我標示以及紀念等特殊功能,以發掘中國傳統戎裝中體現的中國傳統服飾文化與軍事文化內涵,并對當代軍服研究與設計有所啟示。

關鍵詞:色彩 戎裝 軍事

中國傳統戎裝是世界戎裝體系的有機組成部分,既具有普遍意義上的軍事服飾的所有功能,又體現著中華傳統文化與軍事文化的烙印。從中國歷史來看,戰爭越是復雜和高強度,軍隊結構越是龐大和分工細化,軍服的標示、威懾等視覺形態功能就越發重要,在形式上也體現為設計得復雜多樣。從大量案例來看,中國傳統戎裝在設計與使用中能夠綜合利用形制、色彩、質地、符號等多種手段發揮威懾作用,并綜合標示信息,同時,盡可能不與軍服的其他功能相抵觸。本文重點探討色彩在中國傳統戎裝視覺形態中發揮的標示、威懾等功能。

一、縱向標示問題

專用軍服標示功能的出現是一個漫長的過程。從目前的資料看,商周時期軍事行動中可供識別的標示手段主要來自與儀禮制度相關的服色、材質的貴賤、特定圖案的尺寸等,比如按《通志略·歷代所尚》所言:“商人尚白……以白為徽號。”可見,在商代,白色曾是王族的主要服色(這確實能與“五行說”對應,因為商為金德,崇尚白色,周為火德,周滅商正是火克金。)所以白色在當時就意味著著裝者在軍事體系中的較高級別。總體而言,這一時期軍服的標示體系還非常簡單,多帶有社會性,但這成為此后中國戎裝所有復雜標示體系的基礎。

自隋唐直至明清,中國的武官服主要通過顏色、樣式和胸前補子的圖案來辨明級別。紅色在武官服飾中的地位雖不及黃色,但也是等級較高官員的服色。在隋朝,絳紅色是最高等級的官服顏色。《唐會要》規定,帝王和百官的官服都要用綾。三品以上官員服紫色,四品和五品服緋色,六品和七品服綠色,八品和九品服青色。五代以后規定較為寬松,尤其在紫、緋兩色的區分上并不太嚴格,只規定五品以上者均著紅色袍服,五品以下,不得穿紅袍服。不僅官袍,腰帶也以顏色區分。唐代革帶有紅、黑色之分,紅色為天子專用,五代以后,四品以上都可以用紅色。所以,紅色在一定時間內便是高級官員的代名詞。宋代的朝服朱衣朱裳,并以革帶系紅色蔽膝。明代一至四品的官員都著緋色公服。至清朝,雖然官服不再使用紅色,但是帽子上頂戴顏色可以區分等級。一品用亮紅,二品用暗紅,紅色依然是高品級官員的用色。

越是高級將領,服色越鮮艷醒目不僅是中國戎裝的特點,在世界范圍內也是如此。但是隨著世界軍事技術由冷兵器向熱兵器發展,武器射程增大,半專業性質的狙擊手出現,高級將領趨向于穿著與普通士兵類似的服裝。清末袁世凱呈送的《練兵處奏定陸軍營制餉章》之“軍服制略”中即指出:軍官服飾“顏色華麗,易招敵目。”官兵服飾“分別太顯,殊非戰時所宜。”因此在20世紀初編練清末新軍中,專門要求新軍軍服設計能“敵人遠視,官兵莫分,軍隊相逢,尊卑各判。”①,就中國戎裝的體系內縱向標示與偽裝手段而言,這是一次雖有些遲來但依然值得肯定的變革。

二、橫向標示功能

與縱向不同,服飾橫向標示主要用來區分武裝力量內部擔負不同職能的個體與集體。現代軍服陸海空三軍軍服總體基本色上的差別,就是軍服依靠基本色調橫向標示的范例。

戰國時期戰爭具體形態日趨復雜,戰爭規模日趨龐大,相應地,軍隊的組織結構和戰法也都要隨之改變。兵書《尉繚子》就詳盡論述了軍服縱向標示手段的必要性,其中“經卒令第十七”中服飾對于標示各部的位置至關重要:“經卒者,以經令分之,為三分焉:左軍蒼旗,卒戴蒼羽;右軍白旗,卒戴白羽;中軍黃旗,卒戴黃羽。卒有五章,前一行蒼章,次一行赤章,次三行黃章,次四行白章,次五行黑章,次以經卒,亡章者有誅。前一五行,置章于首,此二五行,置章于項,此三五行,置章于胸。次四五行,置章于腹,次五五行,置章于腰。”②這呈現了一個綜合運用符號色、位置等標示手段的符號標示體系。尉繚的設想很明確,即這套系統能夠將士兵與基層軍官對應起來,使官與兵,或說“吏卒”融為一個個有機的集體,即能做到“卒無非其吏,吏無非其卒”的目標。這有助于上一級指揮官或最高級別指揮官進行視覺辨識,并發布有針對性的陣型調整命令。

建立明確的服飾標示體系,提高士兵管理效率,歸根結底是為戰爭勝利服務的,尉繚子設想為“鼓行交斗,則前行進為犯難,后行退為辱眾,逾五行而進者有賞,逾五行而后者有誅,所以知進退先后,吏卒之功也。”在這里,服飾的符號標示體系被精確到了對個體賞功罰過的層面。這一中國戰國時期對軍服標示功能的最高認識水平,體現了中國軍事服飾由單一使用標示手段到綜合使用標示手段的跨越,并為進化到復合使用標示元素奠定基礎,在這一基礎上,最終產生了中國傳統戎裝標示功能的最高成就——中國專業武官服制。

三、敵我標示功能

通過視覺形象識別敵我是軍服標示功能的重要組成部分。在符號、形制等元素外,色彩是一種最易于實現的敵我區分手段,便于加以大規模和快速推廣,從而達到戰役目的。

早在中國西漢與東漢之間,由于王莽篡權,引起國內大亂。一支農民起義軍用朱鉛將全體成員的左眉染成赤紅色,被當時人稱為“赤眉軍”。東漢末年,巨鹿人張角以創“太平道”為名,組織起數十萬人,全部以頭纏黃色頭巾為起義標志,史稱“黃巾軍”。

在臨時性的敵我標示中,色彩發揮的作用更大。辛亥革命時期,清末各地方政府建立的新軍率先起義,并與前來鎮壓的清軍展開激戰,由于雙方軍服形制相似,所以新軍往往以白毛巾或其他白布顯示自己的革命身份,“一時間,只要把辮子剪去,在胳膊上纏一條白毛巾,就成為革命派……以首義之地武漢為例,原屬新軍系統的將士,用白布纏袖……領導上海起義的陳英士身穿學生裝,其敢死隊隊員身穿各式中式短襖褲,左臂一律纏一條白布……”③這是典型的通過增加某些服飾元素以顯示敵我對立的例子。

文章標題:中國傳統戎裝中的色彩功能研究

文章地址:http://www.zxqutr.tw/meixuelunwen/118313.html

27926090 13943037437
打字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