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火論文網,覆蓋經濟、管理、教育、醫學、建筑、藝術等700余專業30余萬篇碩士畢業論文和職稱論文免費參考!

宗教人類學視域下的甲骨文考察

所屬欄目:人類學論文 發布日期:2019-04-24 09:06:26 論文作者:佚名

摘要:在中國古文字中,頗有展現與當時社會狀況相適應的原始宗教觀念,如自然崇拜、圖騰崇拜、祖先崇拜、生殖崇拜等。在宗教人類學視域下考察研究中國古文字可以更清楚地展現這些樸素的宗教觀念。

關鍵詞:甲骨文;原始;宗教人類學;崇拜

緒論

甲骨文真實地記錄了先民的生活狀況,其中頗有一部分反映出了當時的原始宗教觀念。在人類學家看來,宗教是人們“在對其生活于其中的世界的各種經驗做出的反應中,以某種方式產生的”[1]。本文站在宗教人類學[2]的角度上,以甲骨文、金文等中國古文字為主要研究對象,選取某些代表性的文字字形,從自然崇拜、圖騰崇拜、生殖崇拜、祖先崇拜四個方向,考察先民的樸素宗教觀念。

一、自然崇拜

原始先民受制于生產力的發展水平,對于強大而殘酷的自然力只有順應依賴,由此導致了對于自然中某些元素的崇拜,這種依賴和崇拜被直觀地反映在了古文字之中。

1、天體、天象崇拜

賓,“賓”的簡寫,甲骨文中做 [3],下方的腳從外迎請神,借人形來表示進屋,后引申為主人所敬重的賓客,需奉若神明,禮待優渥。《尚書·堯典》有“迎賓出日”“迎餞納日”的記載,對初日行“賓”,對沒日行“餞”,由此可見對于“日”的崇拜。

虹,甲骨文寫作(第1426頁),《山海經·海外東經》中言:“在其北,各有兩首”的記載,即是指“虹”,像雙頭龍蛇類的怪物。“虹”與天象變異有關,或雨或晴,于是殷商先民產生了不“實在”的想法,進而迷信,甲骨卜辭中也不乏出虹的占卜條文。《詩經》有云,“螮蝀在東,莫之敢指”,螮蝀即是虹,在原始先民的觀念中是不能指點的敬物。

尞(燎),甲骨文作(第1110頁),焚燒薪柴以祭天。《說文解字》釋為:“從火從眘。眘,古文慎字。祭天所以慎也。”烄,甲骨文作、(第1113頁)等形,像投人于火之形。古代有焚人牲求雨的習俗,《左傳·僖公二十一年》有“夏大旱,公欲焚巫尪”的記載,也就是烄祭的遺風。出于對天的崇敬甚至是畏懼,不僅焚燒薪柴,甚至焚人,可見當時人類對自然威脅的反抗能力的微弱。

申,甲骨文作(第1599頁),像閃電屈折的形狀,申即電也;后來引申為“神仙”的“神”,可見原始初民因為未知,而對于這種大氣放電現象的崇敬。

2、大地崇拜

原始初民對于大地的崇拜常見在甲骨文中,如土、石、水、火等,這些都是包含在大地崇拜的范疇之中。

土,甲骨文中作(第1453頁)。先民將這堆起的土看做土地之神,向它祭祀,即“社”的本字,與“稷”聯合成大地崇拜的整體代表,后來引申為政權的象征。

王,甲骨文寫作(第32頁),金文寫作 [4]。目前學界主流觀點一致認為,“王”字像刃部向下之斧形,以主刑殺之斧鉞象征王者權威,但是有部分學者,如吳大澂等認為王字從火。從宗教人類學的觀點來看,原始人對火的依賴性非常之大,并且因為取火的不方便,火在他們的生活中的地位非常之高,只有氏族首領才能掌火,于此引申為“君王、權威”之意。

昔,甲骨文中寫作 (第725頁),從水,浩浩漫漫,浸天沉日,葉玉森認為像洪水,也就是古字。《甲骨文字典》中解釋為“古人殆不忘洪水之,故制昔字,取誼于洪水之日。足可見大洪水給先民帶來的深重印象。

二、圖騰崇拜

在宗教人類學看來,圖騰崇拜作為一種原始宗教崇拜是人類早期漁獵和采集兩種攫取經濟的必然產物。樸素宗教情感使人們異常看重某種能養育他們的動植物,并把自己同它的關系當作一種神秘的無所不在的自然血緣關系,這也是早期宗教人類學提出的“萬物有靈”的觀點。

文,甲骨文作或(第995頁),是一文身的正面人形。英國著名人類學家弗雷澤認為,這是圖騰氏族或部落成員為求得圖騰保護而采取的措施。他說:“圖騰氏族的成員,為使其身受到圖騰的保護,就有了同化自己于圖騰的習慣,或穿著圖騰動物的皮毛或其他部分,或辮結毛發,割傷身體,使其類似于圖騰。”[5]

龍,甲骨文作 ,聞一多指出,“龍”的形象,是蛇加上各種動物而形成的。它以蛇身為主體,“接受了獸類的四腳,馬的頭、俄和尾,鹿的角,狗的爪,魚的鱗和須”(《伏羲考》)這可能意味著以蛇為圖騰的遠古華夏氏族、部落,不斷戰勝、融合其他氏族、部落,即蛇圖騰不斷合并其他圖騰逐漸演變為“龍”。從龍的神奇傳說,到甲骨金文中的有角的龍蛇字;從青銅器上的各式夔龍再到《周易》中的“飛龍在天”(天上)、“或飲于淵”(水中)、“見龍在地”(地面),一直到漢代藝術中的人首蛇身的諸形象,反映了先民對龍的崇拜和傳承。[6]

鳳,甲骨文作 (第428頁),與龍一樣,被認為是一種神異的動物,《說文》稱見之“則天下安寧也”。殷人是一個認鳥為黃天主神的民族。在他們的后裔唱的祭祖歌中有“天命玄鳥,降而生商”(《詩經·商頌·玄鳥》,足可見先民對于鳥圖騰的崇拜。

龜,甲骨文中側視形寫作(第1434頁),正視形寫作(第1434頁)。根據《甲骨文字典》,龜的本義是用龜占卜吉兇。自古,文字就被特權者所用,而具有尊嚴、神秘的意味。龜是上古時期的書寫工具,與文字密寫相關,由此,龜成為靈物而受到先民的崇拜。后來演化為趨吉避兇和象征長壽的祥瑞。

三、生殖崇拜

原始先民對于生殖的崇拜源自“來”和“去”兩個方向,即生命的起源和生命的傳承,此二者關系到了人類命運的全部。憑借著原始體驗和原始沖動,初民本能地對性和生殖產生一種崇拜。

甲骨文中有(牡)和(牝)二字,和分別表示雄雌的性器符號,物人不分。其實是從人自身取象的男性生殖器的簡形,衍化為自然一切雄性的標志符號,象征著人類對神秘的生殖器官的莊嚴審視。考古發現,三角石代表女陰,當有氏族公社初誕時母性信仰的遺風,其實是只知其母不知其父的生殖敬仰的表現。[7]古文字中表示生育的字,都與母性有關,如身的甲骨文作,孕子于腹中;毓的甲骨文作,像母親生產時的樣子……這些代表著生殖含義的文字正是生殖崇拜文化的原初內容。

帝,甲骨文作(第7頁)或(第7頁),以葉玉森、徐中舒等多數觀點認為它表示的是掌管自然的神,表達的是天象崇拜。但吳大澂、王國維、郭沫若等認為“帝”表示的是花蒂。郭沫若認為,“知帝為蒂之初字,則帝之用為天帝義者,亦生殖崇拜之一例也……古人固不知有所謂雄雌蕊,然觀花落蒂存,蒂熟而為果,果多碩大無朋,人畜多賴之以為生,果復含子……即以帝為尊號也。”[8]帝由生殖(蒂)而祖先(黃帝)而上帝,也從根本上反映了先民對于生殖的崇拜。

四、祖先崇拜

從宗教人類學的角度出發,當原始社會后期父權制確立以后,人們存著對氏族首領和家族長無限權威的敬畏順從,臆想著祖先強有力的鬼魂會保佑它活著的子孫,于是產生了祖先崇拜,這實際上是生殖崇拜的一個變形。

宗,甲骨文作(第811頁),象祖廟中有神主之形,即神主。《說文解字》解釋為:“宗,尊也,祖廟也。”由立于野外作靈石崇拜或生殖崇拜的供主,移到了室內,變為受祭的“先王先公”,成為生殖崇拜和祖先崇拜的統一。香港大學教授陳炳良從世界洪水神話中石頭變人,石破生子,在圣石旁交合以再造人類等情節,提出石頭曾經是生殖器官、力量及活動的象征,[9]由此也可得出祖先崇拜的意味。

且(祖),甲骨文作(第1489頁)或(第1489頁),且,即祖之初文。郭沫若先生在《甲骨文字研究·釋祖妣》中說:“且實牡器之象形。”所謂“牡器”,就是男性生殖器。從人類學的角度講,初民之所以要用男性生殖器的形象來記錄“祖”這個字,是因為在人類進入父系氏族社會,特別是專偶婚制形成,男尊女卑成為法則后,男子決定生育觀念,越來越成為一種公眾意識。[10]于是人們便以男性生殖器的形象來記錄“祖”這個字。隨著社會及宗教形態的發展,“且”轉為祖先字,成為崇敬的對象,于是又在其原形上加“示”旁,則“祖”字所象征的祖先崇拜內容就更加明確了。

結語

上古時代,初民的生產力水平低下,在自然力面前感到無能為力,因此他們需要尋找某種寄托來發泄這種情感,宗教崇拜便成為了一個很好的選擇。申小龍先生在《漢字的歷史文化認識價值》一文中說:“獨特的文化形態和深厚的文化內涵,使漢字成為中國歷史的真實而又豐富的鏡像。幾乎每一個古漢字都可以從字形、字音、字義、字能解讀一部分文化史。”甲骨文就像是一塊塊活化石,成為中國原初先民宗教崇拜的真實鏡像。

參考文獻:

[1] [美]羅納德·L約翰斯通。社會中的宗教——一種宗教社會學。成都。四川人民出版社,2012年

[2] [美]鮑伊。宗教人類學導論。北京: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2004年

[3] 徐中舒。甲骨文字典。成都:四川辭書出版社,2014:703(下文凡引此文獻皆同此)

[4] 董蓮池。新金文編。北京:作家出版社,2011年,39頁(本文凡引此文獻者皆同此)

[5] [英]詹姆斯·喬治·弗雷澤。金枝:巫術與宗教之研究。北京:中國民間文藝出版社,1987年

[6] 吳玉麗。從古文字看先民的美意識與圖騰崇拜。湖州師范學院學報。2003(5)

[7] 趙虹。蠻野文化的追捕手。上海:學林出版社,1991年

[8] 郭沫若。沫若文集·釋祖妣。北京:人民文學出版社,1964年

[9] 陳炳良。神話·禮儀·文學。臺北:聯經出版事業公司。1986年

[10] 暴希明。從甲骨文“后”、“好”、“祖”等字的構形看古代的生殖崇拜

文章標題:宗教人類學視域下的甲骨文考察

文章地址:http://www.zxqutr.tw/renleixuelunwen/117994.html

27926090 13943037437
打字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