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火論文網,覆蓋經濟、管理、教育、醫學、建筑、藝術等700余專業30余萬篇碩士畢業論文和職稱論文免費參考!

西方音樂的傳入與中國音樂的相關性

所屬欄目:音樂教育論文 發布日期:2019-05-31 10:05:37 論文作者:佚名

洪博涵

摘 要:在我國五千年的悠久歷史文化里,孕育了具有鮮明民族特色的古典傳統音樂。在傳統音樂的表達和音樂的延續上,中國音樂的獨特性和民族多元性非常強,這一點在音樂終止性上也有很好的體現。本文通過闡述我國音樂的傳播過程并對中國音樂傳統文化的影響,分析西方音樂對于我國近現代音樂發展的影響。

關鍵詞:西方音樂 傳入 中國音樂 相關性

西方音樂與西方文化對于中國的音樂影響是同步展開的,古代絲綢之路就是中西方文化交流的重要表現。在世界近代史的發展中,由于1453年土耳其入侵了君士坦丁堡,因此由西歐到東方的海上航線就被阻斷,而西方人為和東方持續的進行貿易等溝通活動,便發掘了新的海上航線。自1535年葡萄牙人獲得我國澳門地區的居住權之后,就進一步激勵了東西方的交流,越來越多的商人和傳教士開始涌入中國,而且這些西方傳教士在東西方文化交流以及西方文化的傳播中都起著重要作用。不僅如此,傳教士在中國也在接受我國思想和文化的熏陶,并不知不覺的成為習慣。所以說,傳教士的出現為西方文化向東方傳播搭建了橋梁,早期西方音樂也是通過這種方式傳播到中國的。

一、西方音樂學校在中國的傳播

西方音樂最早是從17世紀初期開始向中國傳播的。在1601年的1月份,西方的傳教士利瑪竇(1552—1610)第二次來到中國,將弦式古鋼琴進獻給了萬歷皇帝,這種樂器在當時的西方國家非常流行,利瑪竇還向皇上請求留在中國進行傳教。這一樂器與皇帝之前所見過都有很大的不同,為迎合皇帝的喜好,宮內有大量人開始學習這種樂器。待到17世紀末期,我國進入了康熙年代,而康熙本人對于樂器有著極大的興趣,這促進了西方樂器在我國的進一步傳播。康熙還請了傳教士南懷仁向其傳授各種西方音樂知識,而南懷仁是十分欣賞徐日升的,因此康熙也開始關注此人并將其邀請到中國,徐日升傳播了大量的西方音樂,并編寫了《律呂·纂要》,這本書是用中文寫作的,但書上的內容卻是關于西方音樂的,上述就是天主教在中國的傳播概況。在這一時期,俄羅斯東正教也在西方中國開始傳播,并在1727年,將第一座東正教教堂修建在了北京。且當時在位的乾隆皇帝也非常喜歡西方音樂,但是乾隆皇帝更多的是將其當做娛樂消遣方式。為促進西方音樂更加廣泛的傳播,所有的傳教士都以口頭或者書面的形式向人們推廣自己國家的記譜規則。

例如,早期的寧波出版社所出版的詩集,很多都是采用了四聲部合唱的形式,詩集內整個采用的是四行五線譜。基督教也非常重視在中國的傳教,注重提升本教教徒的知識水平,擴大傳播范圍,在中國發展更多的本土傳教士,還建立了很多的教會學校。在這些教會學校中,工作的重點就是音樂教學內容,音樂及宗教教學內容、科學知識的學習是一樣重要的,且音樂課還分成了選修課和必修課兩個方面,而聲樂演奏以及樂器演奏則是每個學生都必須要掌握的,教會學校內還成立了很多的唱詩班、管樂隊和合唱團,這些組織內的成員要求必須有一些樂理知識基礎。

我國開始修建教會學校是1939年,該教會學校名叫馬禮遜紀念學堂,位于澳門。這一學校最初是由一個西方傳教士負責經營的,該傳教士名為布朗,在第一年,他一共收了6個學生,但這些學生都是來自于困難家庭,因為當時貴族家庭并不重視西方教會音樂的學習。正是教會學校招收的這些學生成為了我國早期學校音樂教育的雛形,且早期很多的音樂教育家也是出身于這些教會學校,例如作曲家翟希賢就畢業于上海清心女校,鋼琴教育家李慧芳則來自于中西女校,而他們對于我國早期的音樂學堂做出了很大的貢獻,因此教會音樂學校對于我國音樂的發展也起著十分重要的作用。

教會學校不僅設立了各種音樂教學,也相應的有很多類型的音樂活動,而成立各個教會學校的初衷也是更好地傳播宗教精神,所以,教會學校在創立之初,這一目的是十分明確的,音樂課堂上的主要內容也是各種贊美詩,也正因為此,西方音樂的傳播就被約束到宗教音樂的框架內。教會學校在成立初期,其規模非常小,而且學生主要來自于底層貧困家庭,因此影響力很小。且由于近代中國和西方之間的敏感關系,所以很多人對傳教士懷恨在心,中國的廣大民眾對于教會學校的音樂課程也有著一定的抵觸心理。但隨著社會的不斷發展以及人們思想的開化,我國開始接受并積極的學習西方的各種知識和習慣,因此貴族家庭也開始希望孩子能夠進入到教會學校學習,因此貴族家庭的孩子成為了教會學校的主體。可是,東西方文化畢竟還是有著較大的差距,所以教會學校的傳播范圍也有較大的限制,但這依然成為了西方音樂在我國傳播的主要渠道。我國大量的進步人士都受到了啟發,我國近現代很多新式學堂都沿用了教會學校的模式。數據分析表明,到1899年我國的教會學校有2000所左右,學生總人數超過了4萬人,且10%左右的學生都是中學生,而對這些中學生教學的主要內容就是教會學校音樂,這對于西方音樂的傳播有著十分積極的影響。

二、西式樂隊的成立

在鴉片戰爭之后,西方國家與我國簽立了一系列的不平等條約,進而在通商口岸權利及租界權利方面都獲得了很多的特權,在租界內的西方人能夠開展各種貿易活動,甚至能夠保留自己國家的生活習慣,西方國家組建樂隊這一習慣便被帶到了中國。西方音樂向中國傳播期間,一支名為“上海公共樂隊”起到了十分積極的意義,它們是1879年在我國的上海市成立的。租界內的西方人特別喜歡組建自己的樂隊,在此之前兩個著名的樂隊是1866年成立的西人愛美樂隊和1874年成立的管樂社。西人愛美樂隊中,樂隊所需的各種基本設施已經相對健全,還有了專門修建的演出場所——蘭心戲院。但是戲院內的演員并非專業的音樂演奏人員,只是些一般的音樂愛好者。管樂社常常組織各種類型的露天演出,一般都是在外灘公園舉辦。

社會的不斷發展進步,使得租界內的居住者有了顯著的增加,隨之而來的是人們對于音樂演奏水平提高的要求,因此也成立了專業化程度更強的樂隊。法國人雷慕薩便是管樂社和愛美劇社的前樂隊指揮,后來他又招進來14位菲律賓國籍的樂師,創建了新的公共樂團。并且也成了專門的樂隊管理委員會對整個樂隊的運營、費用支出等各個方面進行管理。新成立的公共樂隊在1881年到1899年期間的指揮都是西班牙的小提琴家梅爾基奧爾·韋拉。而這一期間,著名歐洲樂師的加入也使得樂隊的演奏水平有了更大的提升。且這一階段樂隊的演出場所、領域都非常廣,不僅要為其它的樂隊伴奏,還會自行的在公園等場所舉辦音樂會,而在寒冷的冬季,由于不便舉辦露天音樂會,因此常常會舉辦室內音樂會;為各種活動和商演進行伴奏時一般都是收費的;對于那些慈善活動和市政府組織的公共活動,也會無償的為他們進行伴奏。在1901年到1906年期間是由意大利人瓦蘭沙擔任指揮的,后來樂隊還加入了很多優秀的音樂家,比如德國人魯道夫·布克(1866-1952),還加入了六個歐洲國籍的音樂家,這些人的加入為樂隊注入了新鮮血液,并促使管樂隊發展成為了管弦樂隊。而意大利音樂家瑪利歐·帕器(1878-1946)的加入,使得公共樂隊發展到了前所未有的輝煌時期。在1922年,公共樂隊給自己換了一個更為正式和本土化的名字,是上海工部局樂隊。在日本侵華的這一時期,樂隊的最高管理者一直是日本人,后來才由中國人來掌管,并逐漸的成為我國知名的交響樂團。

西方人在我國的租界除了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進行各項活動,發展自己的愛好,而且還在很大程度上控制著我國的洋務權利。自1863年11月到1906年,我國的海關稅務司都是由德國人赫德管理的,而赫德對于音樂非常癡迷,他從英國購置了大量的樂譜和樂器,而且召集了很多的中國人組辦了赫德樂隊,德國籍音樂家比格爾作為該樂隊的教練,后來由葡萄牙人恩格納斯擔任教練。

三、對西方音樂在中國傳播的思考

西方文化的發展進程中催生了西方音樂,這一音樂形式在向東方傳播的過程中經歷了很多階段,并且和我國近現代的很多歷史文化變革關系密切,逐漸成為了中國國民生活中的重要組成部分。不過,西方音樂在我國能得到這大范圍的傳播不僅僅依靠西方傳教士的努力,我國民族音樂積極分子的主動接納也有著很大的影響。西方音樂主要是在西歐發展成熟的,并以此為中心開始影響全世界,但是,在這一時期西歐也有了地理探索上的突破,新航路的產生不僅為貿易提供了方便,也為列強的侵略提供了方便。我國在這一時期也飽受殖民侵略,因此很多學者對西方音樂向中國傳播的的整個過程所持有的都是消極的觀念。積極的學者觀點為——西方音樂向中國傳播是我國主動接納、思想開明的體現,對于我國社會的進步以及文化的創新都有著十分積極的作用;而消極的觀點則認為西方音樂乃至西方文化的傳播對于我國來說都是一種帝國主義侵略,對于社會的發展造成了巨大的破壞。在這樣的社會現狀下,我國進步人士無法獲取到有利于社會發展的音樂形式,而西方音樂的傳播則恰好滿足了我國的這一需求,因此將西方音樂的傳播看做一種“主動”接受也未嘗不可。

結語

綜上所述,我國的傳統音樂和我國的文化間有著密切的聯系,是我國傳統文化與魅力的最直觀體現。與西方的音樂相比,我國傳統音樂的旋律、節奏、音色和音階都有著自身顯著特征。

參考文獻:

[1]張金鑫。西方音樂的傳入與中國音樂的關系[J].宿州教育學院學報,2015(12)。

[2]王文斌,崔靚。試論英語的西方音樂特征與漢語的中國繪畫特征[J].外語教學,2016(3)。

[3]張雅,鄒偉。晚清到民國時期西方音樂的傳入對于中國音樂發展的影響[J].出國與就業(就業版),2011(18)。

[4]代佳。簡論20世紀初西方音樂的大規模傳入對中國音樂文化發展的影響——聚焦“學堂樂歌”[J].音樂時空(理論版),2012(5)。

[5]孫國忠。西方音樂史研究:學術傳統與當代視野[J].音樂研究,2013(4)。

[6]葉松榮。西方人的音樂中國人的學術——對以中國人的視野研究西方音樂觀念與實踐問題的理解[J].音樂研究,2013(6)。

[7]葉松榮。西方音樂史研究的“中國視野”可行性探討——與其他學科相互參照中獲得的啟示[J].音樂研究,2010(5)。

文章標題:西方音樂的傳入與中國音樂的相關性

文章地址:http://www.zxqutr.tw/yinyuejiaoyulunwen/118320.html

27926090 13943037437
打字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