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火論文網,覆蓋經濟、管理、教育、醫學、建筑、藝術等700余專業30余萬篇碩士畢業論文和職稱論文免費參考!

媒介融合語境下的民俗藝術傳播

所屬欄目:藝術理論論文 發布日期:2019-05-31 09:53:15 論文作者:佚名

趙然

摘 要:當今時代多種文化思潮涌現,多元文化交互融合,伴隨視頻技術、信息技術、虛擬現實技術、增強現實技術和數字技術的發展,皮影藝術如何處理傳統與現代,原始與科技、本土與外來等矛盾,其吸收、轉化、傳播、傳承等問題同時也是非物質文化遺產繼承和發展的關鍵點。本文通過分析皮影藝術的發展歷史和類別及其造型和敘事特點,結合皮影藝術在動畫電影中的應用案例,總結出皮影藝術可以借助動畫電影拓寬傳播渠道,擴大其傳播效果、克服保護和傳承的困境,其理論結果為我國皮影文化傳承及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提供借鑒。

關鍵詞:皮影藝術 動畫電影 多元文化

文化發展是動態的,藝術作為文化的一部分,也是動態的,同時文化藝術還肩負著反映民族歷史、社會生活、美好愿景等作用。回顧歷史,世界各民族文化藝術的發展過程都是吸收、融合、創新外來文化并形成本民族文化特征。中外眾多歷史文獻表明,皮影藝術(Shadow Play或Shadow Puppetry)世界上最古老的藝術形式之一,是“光”、“影”元素與本民族繪畫、雕刻、戲曲等多種藝術形式的綜合體,且傳播時間和范圍極廣。在現代電影電視技術、計算機技術、通信技術、數字技術誕生前,皮影藝術因其表演特征,在民間文藝傳播及大眾娛樂領域起到過重要作用。

在多元文化和科技日新月異進步的今天,全世界范圍內都面臨著如何發揮皮影介質特色及傳承的問題,全球很多國家都把皮影藝術作為本國非物質文化遺產進行保護,并建立皮影藝術博物館等用于留存和展示具有本民族特色的皮影藝術,但其始終面臨諸如制作工藝復雜、材質保存困難、內容固化、繼承者稀少、觀眾審美需求升級等問題。如果想有效傳承這一藝術形式也必須從三維立體的角度去看,縱向上融合時代科技和社會元素,橫向上處理本民族傳統與現代文化的矛盾,另一個橫向上處理本民族與他民族文化的矛盾,皮影藝術和動畫電影的結合可能是一個切入點,但這種聯姻絕對不是簡單的技術模擬,而必須是在深深扎根本民族文化的土壤上,同時吸收先進技術時代和外來優秀文化,滋養出新芽,這一過程是動態的、艱難的、意義重大的。

一、皮影藝術在動畫電影中案例分析

皮影藝術與電影藝術具有不解之緣,全球很多學者認為電影技術的發明是借鑒皮影藝術的,而皮影的演繹形式抽象、活潑生動,很早就受到眾多電影導演的重視,其傳統性和親民性成為導演和觀眾之間快速溝通的有效方式。1926年在中國物質技術資源極度貧乏的條件下,萬氏兄弟創作的《大鬧畫室》破殼而出,這部動畫被中國動畫界公認為中國第一部動畫片,萬氏兄弟在回憶當初的創作經歷時,談到兒時在夫子廟前觀看皮影表演①,皮影戲的表演形式和觀賞情緒使他們非常著迷和激動,從而萌發創作中國動畫的理想。皮影藝術與電影藝術的結合不僅在技術層面,在內容層面也有很多交集,張藝謀導演的電影《活著》改編原著加入了“皮影元素”,暗示在人在宿命的操縱下“人如玩偶”的深刻意向,這種意向對電影作品中民俗文藝的表達注入了一種新的活力和多元文化融合的啟發。2006年土耳其導演Ezel Akay(萊文特·哈薩克)根據本國傳統皮影藝術中傳奇角色Karagz(黑眼睛)和Hacivat(哈吉瓦)改編成真人電影《Hacivat Karagz neden?ldürüldü》,這是一部皮影故事通過現代電影技術演繹的嘗試,在Internet Movie Database(互聯網電影資料庫,簡稱IMDb)上也獲得了7.5分以上的評價;2011年印度導演Bapu根據印度史詩《羅摩衍那》改編電影《Sri Rama Rajyam》(《羅摩王朝》后篇),在鄉村場景設計、宮殿場景設計和人物角色服飾設計中結合印度皮影劇目“Ramayana”中的大量裝飾元素,并通過三維動畫和電影特效等方式表現角色的品德和神性,場面恢弘壯觀,宮殿華麗炫目,十分震撼。美國的動畫電影從發生就定位于商業電影并發展非常迅速,贏取了大量的商業價值,同時成為文化傳播有力工具,進入20世紀八十年代,美國商業動畫電影積極吸取“域外元素”,積極借鑒改編他國的故事傳說、傳統元素為己用,1998年美國迪斯尼推出二維動畫電影《花木蘭》,取材中國《樂府詩集》中的《木蘭辭》,是一首在中國流傳至今的民歌敘事詩,描寫花木蘭女扮男裝替父從軍,“忠”“孝”勇護國英雄故事,但是在迪斯尼版的《花木蘭》中更強調了沖破束縛,追求自由的個性,這里面展現了美國崇尚個人主義的價值觀和意識形態。其中花木蘭的造型汲取到三維動畫《功夫熊貓》的上映,美國商業動畫電影充分吸收中國民俗文化元素,其敘事風格也不在于記錄現實而在于打造傳奇,很多動畫電影中不約而同的借助皮影藝術對民族、民俗、傳說進行演繹并顯示了敘事魅力。

動畫電影擁有自身的特性,在中國它也被稱作美術電影②,20世紀五十年代中期,中國動畫電影大師虞哲光運用皮影戲和剪紙片的藝術形式,進行了大膽創新,一種新的形式—中國剪紙片動畫電影誕生了,剪紙片是借鑒皮影、剪紙、窗花等民間藝術發展而成的一種美術片。③1958年中國第一部剪紙動畫片《豬八戒吃西瓜》誕生,中國動畫電影金牌編劇包蕾先生在反復研讀中國傳統四大名著《西游記》之后,受生活中鄰居小孩吃餅干的小趣事激發創作靈感,最終在萬古蟾導演帶領下,這部結合皮影剪紙和中國民樂二胡等元素,妙趣橫生詼諧幽默又富有哲理的民族藝術風格的動畫影片獲得成功。

2006年中國深圳環球數碼公司創作的《桃花源記》(圖1)中角色和近景應用皮影元素和遠景應用水墨元素相結合,取材東晉陶淵明的《桃花源記》,通過二維軟件和三維軟件模擬水墨、皮影元素,模擬皮影人物轉身、跪拜等動作表現逼真,開拓了中國民族元素與電腦技術結合的新思路。

2010年由中央電視臺新科動漫頻道打造紀錄片《嵩山秘籍》(圖2所示),講述了嵩山文化發展歷程,其中最精彩的片段例如帝王爭河南、武則天秘史等情節,也是現代電腦三維動畫技術演繹,動畫角色采用中國灤州皮影造型,配以河南戲曲伴奏,地方方言解說,用妙趣橫生,獲得觀眾的喜愛。2011年中央電視臺綜藝頻道CCTV3的《快樂驛站》的“剪影中國”系列搞笑動畫短片中,用二維Flash動畫技術模擬中國皮影元素演繹中國杰出相生藝術家侯寶林老先生的《武松打虎》、《關公戰秦瓊》等經典相聲片段,輕松幽默、民族風味濃厚,重構了傳統皮影角色的造型,進行萌化頭身比1:1處理,最終播出效果良好,滿足了中國各個年齡層的文化娛樂視聽需求。

2011年夢工廠出品的《功夫熊貓》系列第二部電影中,片頭片尾皆用皮影元素,片頭先是用皮影演繹夢工廠的經典片頭動畫,然后通過皮影藝術引出妖嬈傲嬌的孔雀王子“Lord Shen”與呆萌熊貓之間的矛盾沖突,解構了中國“太極”的深邃玄妙,把熊貓的黑白膚色和“太極”進行轉化,重構了“圖與物”的聯系。整個情節美輪美奐,從建筑、角色、裝飾充滿了濃郁的中國風,充分顯示了對中國皮影形式的研究,片尾以皮影元素構筑動畫場景分鏡頭的形式表現角色的日常生活,通過皮影元素演繹電影中的花絮部分,藝術與現實水乳交融,虛實相間更有種真實感,這種藝術形式能夠使電影迅速拉近和本土觀眾的距離,同時完成對中國傳統文化元素的解構與重構的過程。

通過皮影元素展現電影情節片段的還有2010年上映的《哈利·波特與死亡圣器》(上部)中《三兄弟的傳說》片段,這一插曲講述了三個死亡圣器老魔杖(the Elder Wand),復活石(the Resurrection Stone)和隱形斗篷(the Cloak of Invisibility)的來源及威力,誰能擁有這三個死亡圣器誰就是死神的主人,并能夠戰勝伏地魔,也同時闡明暗喻雖然每個人都對生命充滿向往,但是活在當下,珍惜眼前才是最重要的,這個片段通過三維技術中創建了皮影角色,并借助三維軟件中粒子系統模擬柔體布料、流體水墨,最終Nuke軟件合成,這樣角色揮手之間又有水墨的飄逸,神秘玄妙,也有皮影撲朔迷離的光影效果,同時皮影造型弱化人物的面部和身體的細節,對身體的比例進行夸張,死神的造型和《鬼媽媽》中的“鬼媽媽”蜘蛛女巫變身后造型相似,這是皮影元素轉化成敘事符號又一力作,作為片段能快速讓觀眾理解情節,與整個影片的魔幻意境完美結合,往借助傳統文化中的神話、傳說、宗教、儀式、信仰等反映原始生存狀態和心態的諸多元素,來反襯現代人的生存境遇④。

2011年美國致力于裸眼增強現實的Magic Leap公司成立,2015年這家公司發布一個鯨魚在體育館中躍出水面的短片,該短片直接將三維立體圖像投射到人的眼中,震驚四座,這部動畫短片在技術上預示著裸眼3D動畫電影的時代拉開序幕。伴隨時代發展,動畫電影與電影之間的界限已經日益模糊,從動畫電影的定義來說:是指以動畫為載體而呈現的影像⑤。從動畫的原理來說,凡是動態的、采用逐幀播放的連續畫面,都是動畫;從藝術風格角度來說,以角色造型、場景造型為基礎,運用現代電影、電視技術進行敘事的藝術風格既是動畫。但目前關于皮影藝術與動畫電影相比其他藝術融合還是非常之少,大部分停留在各自領域藝術形式的研究,伴隨著世界百年電影的發展,動畫電影經歷了實驗動畫、黑白動畫、有聲動畫、彩色動畫、二維動畫、三維動畫、四維動畫、特效動畫及虛擬現實(Virtual Reality)交互動畫及未來的裸眼增強現實(Augmented Reality)動畫的歷程和趨勢,皮影藝術應該搭乘動畫電影的發展平臺,相互借鑒和融合創新。

二、皮影藝術傳播狀況及趨勢展望

中國明代思想家李贄在他的散文中就曾提出過“童心說”,既是真心,對人、物、自然的真心才是文學藝術得以成立的依據,“全球動畫電影”的發展趨勢也將不僅限于寓教于樂,而是成人和兒童心靈世界的平面化⑥表達。多元文化發展的今天,越是民族的越是世界的,皮影元素和動畫電影的發展都是動態的,結合本民族的古今發展狀況,結合當今社會的風貌,結合現代價值觀與傳統文化符號,這三個結合是三維一體傳承文化的基本規則。

當下世界各國在傳承民族藝術的道路上都不遺余力,積極探索、嘗試和創新:從1965年,中國彭澤科等表演藝術家的作品《龜與鶴》在羅馬尼亞舉辦的第三屆國際木偶節上獲“最佳演出獎”,中國文化的發展雖有斷層,但當今我們已經意識到皮影藝術的發展和傳承始終是中國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的重要部分,新世紀在中國高等院校動畫專業中,很多高校把民族文化認同感融入教學中,這也是解決文化與時代融合的手段之一;國內的動畫導演經過十幾年的臥薪嘗膽,延續老一代動畫電影藝術家民族風格探索之路,不一味地抄襲模仿歐美、日本動畫,但能正確汲取他們的優秀元素,2006年中國西南民族大學成立了全國首個大學生皮影協會⑦,并與中國皮影博物館合作,組織匯報演出等。實驗性的皮影藝術動畫短片有2007年南京國際數碼博覽會優秀獎作品《三英戰呂布》、2008年中國西部大學生動漫節優秀獎作品《白蛇傳》等,將文化資源轉化成市場資源,只有這樣傳統藝術才能在缺少政府大力支持的情況下,繼續傳承下去。皮影元素在動畫影片中的應用和其他民族元素相同,要更多注重內涵性建設,即創作者和電影劇本的編輯人員從深度去挖掘民族文化的內涵和意義,否則對皮影元素的膚淺的運用變成對皮影元素的簡單堆砌,只停留于頭飾、服飾、場景設計等各種裝飾風格的追逐,最終很難和觀眾之間實現共鳴,必然引起票房敗北。大數據時代,隨著通信技術的應用,皮影藝術也可以隨著同步發展,土耳其Emrah Kavak公司開發的APP應用“Karagz ve Hacivat”將Karagz和Hacivat等皮影角色融入移動教育APP應用中,這種面向青少年的皮影藝術熏陶和利用移動通信技術對全球用戶進行民族文化的傳播也給其他民族的皮影藝術繼承給予啟發

新世紀進入“多元文化并存”的新時代,“文化立國”的理念已經深入國家經濟、文化、政治建設發展的方方面面,對本民族文化的發掘與保護是傳承與傳播成為國家文化軟實力乃至國家形象符號的剛性需求。對民族文化的傳承與表現,有著不同層次的表現,創作者對于傳統文化的理解深度相當關鍵⑧。2014年3月中國兩會召開,“傳統文化如何升華”成為熱議話題,由此而引發的中國非物質文化遺產及文化產業發展的思考,2015年,更新中國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全國各縣市建立非物質文化遺產博物館等等。綜合來說,文化多元思潮涌現、數字化發展的今天,皮影藝術與動畫電影的結合是多元文化藝術的聯姻和類型的挖掘,不是單純靠動畫電影技術照搬模擬皮影藝術,而是通過數字化手段拓寬皮影藝術的傳播和傳承方式,一方面,數字化技術可以幫助皮影文件數據的保存和信息統計,形成虛擬的數字博物館,另一方面,數字技術結合動畫技術,演藝方式上進行積極探索,當然這種結合必須是建立在本民族文化的深入研讀和理解基礎上的。

中國著名社會學家、人類學家費孝通先生在晚年提出“文化自覺”的概念,即“文化轉型的自主能力”,總而言之,皮影戲的發展在如今視覺奇觀的時代稍顯古樸,當人們已經享受過視覺的饕餮盛宴之后,如何能夠再被皮影這種藝術形式所吸引,而皮影作為非物質文化遺產中重要的組成部分如果就這樣流失掉也非常可惜,因此皮影藝術要結合文化發展的多元化,加入現代題材和現代角色,同時故事結構簡潔又富有趣味,能適應不同的時代。

注釋:

①鮑濟貴。中國動畫電影通史[M].北京:中國美術出版總社,2010(8)。

②馮憲光。周才庶:當代中國動畫電影的場域解讀——以國產動畫片為例[J].江西社會科學,2013(1)。

③李保傳。束霞平:中國動畫電影大師[M].北京:中國傳媒大學出版社,2012.

④廖海波。影視民俗學[M].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2007:186.

⑤侯小鋒,周莉。視覺符號本土化的中國動畫電影意象審美[J].新聞界,2011(4)。

⑥戴云武。邱昌員:從《大圣歸來》談我國動畫電影的發展趨勢[J].當代電視,2015(10)。

⑦劉葵,劉琥。周舟:傳統皮影藝術與現代動漫藝術研究[J].新聞界,2009(4)。

⑧張葦。淺析動畫電影創作中民族文化題材的表現[J].當代電影,2015(6)。

文章標題:媒介融合語境下的民俗藝術傳播

文章地址:http://www.zxqutr.tw/yishulilunlunwen/118294.html

27926090 13943037437
打字赚钱